“漫游”血管、虛擬解剖 現代科技這樣改變醫學教育

北京助孕 | 2020-12-17 22:33

  “漫游”血管、虛擬解剖 現代科技這樣改變醫學教育

  12月10日,距離全國碩士研究生統一招生考試只有短短10幾天。大環境影響下,許多高校增設了醫學專業、擴大了醫科招生規模,吸引了考研學子的目光。

  日前中國高等教育學會醫學專業委員會理事長、北京大學原常務副校長、中華醫學會副會長柯楊指出,近年來我國醫學教育取得了長足進步,但也存在教學方法陳舊落后、學科發展不均等問題。她建議在教育教學中加強線上資源、虛擬教學AI的場景應用,加強公共衛生醫學教育等。

  新冠疫情考驗了醫療水平,也對醫學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新時代醫學教育面臨怎樣的挑戰?現代科技如何更好地服務于醫學教育?對此,科技日報記者采訪了相關專家。

  考研要與實踐操作水平并重

  “不是每一位醫學生都喜歡或適合學醫,不少孩子因為家長要求而選擇醫學。老師在教學時往往更偏重于醫學技術等硬知識的傳授考核,對醫學領域的人文關懷教育和生命教育融入不夠?!碑斦劶靶聲r代醫學教育時,昆明醫科大學藥學院教授李璠對科技日報記者表示。

  陳丹是一位骨科在讀醫學博士生,提及醫學教育存在的問題時他表示:“很多醫學院的教學方法仍以傳授教材知識為主,理論聯系實際做得還不夠,很多復雜深奧的知識點學生無法直觀理解?!彼D念道,“不過老師也沒有辦法,醫學需要記憶的東西太多了,有太多晦澀的概念、知識點等?!?/p>

  醫學院的老師負擔十分繁重。當下國內很多醫學院教師肩挑教學、科研和臨床“三職”。在李璠看來,科研論文應寫在臨床上,以患者需求為導向,以科研促進教學。她表示,“破五唯”以來,重科研輕教學現象有所好轉。

  但醫學實踐教學在本科階段也有其自身的“無奈”。記者了解到,一些醫學生覺得本科階段的院校不理想,希望以考研改變現狀,臨床實踐便成了“走走過場”。陳丹坦言:“如同許多專業一樣,大環境使得醫學生多以考研為出路,為了備考而無法全身心投入實習的同學不在少數?!?/p>

  李璠非常支持醫學生考研,她認為醫學是知識密集型學科,本科階段對疾病有了初步了解,疑難疾病的治療則需要培養專碩實踐型高水平醫學生。但她提醒,考研和實習時間應盡量錯開、互不干擾,“往往考研的學生考試分數高,但醫學技術操作技能相對不足,需要在未來加強出科考試、執業醫師考試的實操考核等,提高學生的實踐操作水平”。

  現代科技為醫學教育添羽翼

  醫學生需要學習的內容很多。天津大學醫學部醫學科學與工程學院院長何峰注意到,絕大多數醫學生每天都起得很早,經常清晨在湖邊背書。

  “現代技術不斷革新傳統醫學教學模式?!焙畏灞硎?,隨著現代科技加快融入醫學教育,傳統以文字傳遞的知識正變得更為生動形象、易于理解。借助人工智能技術和虛擬現實(VR)技術,人體的解剖結構得以直觀地三維展現,學生們可以透視人體,觀察這個世界上最精密的儀器是如何運轉的。

  記者了解到,2018年何峰所在的天津大學在我國首開智能醫學工程專業,近2年來全國各地20多家院校設立了此專業,推動了醫學教育與人工智能的結合、醫學與工學的融通發展。

  “以前老師們通過書本、掛圖、模型等各類教具及實物標本向學生展示和講授人體解剖,不足的是靜態的教具和標本無法呈現諸如血液流動、心臟搏動這些動態的生命現象?!焙畏灞硎?,學生們現在可以利用VR眼鏡學習解剖知識,其沉浸感使教學效果較傳統掛圖有顯著增強。虛擬解剖臺包含著逐層剝離虛擬人體的皮膚、肌肉、骨骼、神經等各系統;虛擬解剖軟件甚至可以讓學生進入消化道、血管里去“漫游”;而增強現實(AR)技術,可以把人體的解剖結構直接疊加在真人身上,還可將超聲心動疊加在人體模型上,使得器官活動效果更為直觀逼真。

  技術悄然變革著醫學生的臨床實踐和訓練方式。何峰說:“不同于傳統模型教具,心肺復蘇人體模型連接了多種傳感器,采集按壓力度、頻率等數據,學生在接受反饋中反復練習達到按壓手法的正確嫻熟?!彼赋?,傳統醫學教育試錯成本很大,培養醫生周期非常長。在現代技術的支撐下,醫學生可以通過虛擬現實技術在較短時間內進行強化訓練,積累更豐富的臨床經驗,這有望縮短人才培養周期。

  不僅如此,借助5G大寬帶、低延時等特性開展全景手術直播,使得學生可以通過電視等終端觀看名醫的手術過程;借助主刀醫生佩戴的頭戴式攝像頭,還能以第一人稱視角觀摩手術技巧,增長臨床手術經驗。依托3D打印技術,現在骨科的創傷模型制作、內置物材料制作更加簡單靈活,手術前規劃更為清晰直觀。

  “醫學與高科技的融合,伴隨著VR、AR等技術本身的成熟而發展,部分概念產品已日臻成熟。特別是借助力反饋等先進技術,一些系統已從單純的展示向全面操作技能訓練的方向進化。在不遠的未來,現代科技加持下的醫學教育一定會與臨床的實際應用結合得更加緊密?!焙畏鍖Υ顺錆M信心。

  “希望虛擬技術、人工智能技術在三四線城市的醫學院校也開展起來,把人體解剖更加細化、可視化地呈現在學生面前,把各個科室常規操作進行實物模擬。這將推動醫學教育進一步發展?!标惖ぴ谡劦娇萍贾畏沼卺t學教育的期許時這樣說。

  網絡教學給醫學教育帶來深刻變革

  “因為疫情,報考醫科的學生明顯增多?!焙畏遄⒁獾?,全國各地援鄂醫療隊的感人事跡經媒體報道產生了廣泛影響,在許多青年學子心中埋下了立志學醫的種子;前幾年屢屢見諸新聞的緊張醫患關系也有了改善,大多數人對醫生這個職業更加理解、寬容了。

  李璠則表示,網絡教學更為常態化,在線醫學教育資源不斷得到挖掘和開發;醫學科普教育更加普及廣泛;以臨床實踐能力為導向的培養受到更多的重視;生物安全教育、公共衛生教育得以較快發展?!白鳛榻處熞c時俱進盡快適應這些變化,掌握網絡、AI等新技術,變被動學習為主動學習;醫學院要開始構建線上教學學習效果的科學評價體系?!崩瞽[建議。

  談及疫情對醫學教育帶來的變化,何峰指出,“疫情促進了網絡教學、在線教學等技術產生質的飛越,打通了國內外、發達地區與偏遠地區教學資源的共享。疫情結束后,網絡教學給醫學教育所帶來的深刻變革也不會逆轉,仍將繼續發展”。

  此外,疫情期間我國公共衛生專門人才出現明顯短缺。何峰預測,在未來幾年中,增設公共衛生相關專業將成為各大醫學院校和綜合性大學的一個辦學熱點?!搬t學的發展離不開理工科的支撐,未來醫學院校與綜合性大學的交叉融合與深度合作,可使其視野更寬闊、發展更全面?!焙畏灞硎?。(本報記者 唐 芳)

【編輯:陳海峰】